返回

艳情短篇合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明星演戏被的时候被干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去年秋冬之际收到一张喜帖,是大学学弟寄来的,其实和他并不太熟悉,只

    碰巧他结婚前两个月左右遇上一次,互留了通讯地址,结果就……

    印象中的他一直热衷于学生政治,凡是可以选甚么的他都想参一脚,看起来

    彷佛对甚么事都很热心,可是暗地里我觉得并不是那一回事,偏巧我这人不喜欢

    这调调,故而不曾深交,我知道当初他拉拢我只是因为我身兼学校两个社团社长

    而已。《小+说+村 手*机*阅#读m.XsCUN.com》

    既然收到喜帖,没办法!我是个滥好人,反正也没事,吃一顿好料的也好。

    直到快接近日期,我想先确定一下比较好安排行程,哪知仔细一看,请客地

    点竟然是在台中,不过有游览车团体前往,好吧!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上西,去

    就去吧!

    受不了他热烈的欢迎,好家伙!竟然派给我任务,害的老子没吃到多少,他

    自己倒好,与新娘子都喝的有些不稳了,看来他的酒兴大发,他送客时还闹得不

    可开交,我呢!正清点饮料数量给餐厅结帐,这好像不该是我做的吧?

    还好,另外一个漂亮妹妹,说是学弟他表妹,她负责和餐厅结帐,她还蛮关

    心我的,不断的发出感谢的微笑,让没吃饱的我有个安慰奖。

    宾客尽散,杯盘狼藉,付了帐收拾妥当,大家说“byebye!”的同时,他们

    礼貌性的“诚心”邀请我去他家续摊,却随口问道:“学长!您怎么回台北?”

    费话嘛!老子当然是搭游览车。

    车没等我,当然没等我,车早走了。

    我跟著一狗票都叫学弟的半醉客回到他家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家打理得不错,父母就住楼下,小俩口自个儿住四楼将近50坪,

    房间够多,我只担心等会儿我睡哪儿。

    同样的酒席早已摆设完毕,含新人,连我总共有9个人,夯不隆咚也凑足一

    桌,桌上只有我没吃饱,其他的人觥筹交错,反正在家里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大家的话题不外乎新郎新娘今晚的好事,但是我看新郎的模样,今儿个是成

    不了事的,中途,新娘子先行退席梳洗,整桌就剩下男的了,不一会,又走掉四

    个,我怀疑他们的样子能开车吗?

    落尽铅华的新娘子穿著一套鲜红色的短洋装重新上来,剪裁相当别致,稍微

    露背,胸前的襟带系结在后颈子上,白嫩的香肩露了出来,更显得出色,卸妆反

    见娇艳,脸色红晕酒气未消,再看美臀曲线更令人称赞,穿上这件洋装后,雪白

    大腿几近裸露,宽敞轻薄的料子粉容易曝光,这等身材穿新娘礼服时完全看不出

    来。

    她亲切的帮我们暖汤醒酒,在我旁边端送的同时,靠近仔细看,只在美臀上

    横著一条细细黑影,中间直条入股沟消失不见,哇塞!穿T字内裤,多性感的

    穿著!一时之间对新娘子有新的观感,真是便宜那小子。

    学弟本身也爱喝酒,加上两个会劝酒的同学,真喝得烂醉如泥,整顿好重新

    坐下来的新娘子马上成为灌酒的新焦点,一个叫小祥的学弟更是露骨亏她,笑

    盈盈的新娘子却不以为意,只是酒怎么推也推不掉,因为自己的老公也在劝酒群

    中,连续五、六杯威士忌下肚,原本酒意未散的新娘子这样一来不醉也难,强自

    撑著,但是形骸渐渐放浪,小祥借酒装疯趁机偷偷地将手肘往她怀里靠近,他得

    地利之便,就坐在新娘子旁边,隔著她和新郎讲话,自然挨近新娘,她居然不躲

    不闪,任谁都看到新娘洋装底下若隐若现的**颤动,明明有一抹黑色的胸衣挡

    住,怎会突得这样明显?

    看看时间也子夜十二点了,其他人终于告辞,临走还叮咛我要忠实记录他们

    鏖战过程,偌大屋子就剩下新郎新娘和我,我是不得以才留下来的,学弟口齿不

    清的问我有没有醉?通常喝醉酒的人反而会去关心别人是否还可以。

    新娘子好不容易撑到客人全走,松口气颓靡得坐倒在沙发上,后仰的姿势让

    胸部曲线完成呈现,我对面坐下来,她报以会心微笑,告诉我终于结束,我温言

    说:“真的很累!不先去休息?**一刻值千金喔!”

    一面赞美她的丰采,一面称赞她这套洋装很出色,边说、边在她身上指指点

    点,装好奇问她屁股上怎么会有一抹黑色印子,她坐椅子上随话转身后看,双脚

    自然叉开,薄短的裙子下的春光乍现,细细的黑色紧掐腿根,和雪白大腿成强烈

    对比,美丽的新娘子回头看不到异样,猛拉裙子,就连屁股都露出来,用疑惑的

    眼神看我?我跑到她身旁,伸手去摸她内裤的痕迹,当然拍不掉任何东西,却看

    到胯下亵裤边冒出的黑毛,她羞涩低头说:“那里不是脏掉,是……”

    新郎呢?当然好不到哪儿,又怎么会注意娇妻暴露?只说了声“对不起,你

    自己到客房睡”,步伐踉跄想回房,我见到他几乎跌倒,新娘子也醉得动不了身

    体,我急忙过去扶他,关切的说:“你先进去,我来扶你,自己走好来。”

    他双眼昏花的倚墙而行,进了房,撒泡尿后一躺就没了声音,我还帮他挂好

    西装盖上被子才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客厅,一旁的新娘子早已睡倒,虽然朋友妻不可欺,但是美得不可方物

    的女人醉卧著,焉有不动心的道理?

    我试探性的叫她两声,没有反应,推推她肩膀,也没反应,再拍拍她的脸,

    依然不动,于是放胆偷摸她饱满的**一下,心想如果中途醒过来就当成是想摇

    醒她,请她回房睡。胸脯触感软棉棉的,隔一个胸罩还是可以清楚摸到**上的

    突点,是件很薄很薄的胸罩,她仍旧没有转醒,我两手
-->>

本站地址:m.xscun.com
(本章未完,点击进入下一页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